朝鲜半岛统一为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可能吗? – 铁血网

首页

2018-10-29

2018年10月23日07:58环球时报原标题:半岛统一为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可能吗?“重磅!朝鲜提出一国两制新构想……”最近,这篇“重磅”文在互联网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中最吸引眼球的,就是组建“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

文章说,朝鲜版“一国两制”的内容包括:联邦共和国应该互相承认和容纳对方的思想和社会制度;成立双方以同等资格参加的民族统一政府,双方实行地区自治;对外采取中立政策,不加入任何政治、军事联盟或集团,等等。

半岛正在走向统一吗?半岛在学邓小平吗?这些是许多人看到此文后心头第一疑问。

但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朝韩与当年的东西德完全没有可比性。 然而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其实是一本老黄历了。 对于曾经被大国政治活生生撕裂的半岛来说,家人重逢、民族统一,始终是在战后几十年里,让它最揪心的痛。

但破镜重圆,谈何容易。

统一大业早在1960年,金日成就提出:“如果南朝鲜当局不能接受北南总选举,作为过渡时期的措施可以实行‘北南联邦制’。

”在此后数十年里,朝鲜始终是这一议题的相对主动方。 人们有理由相信,统一大业是金日成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

他尝试过武统,也提出过“北南联邦制”的过渡设想,并在两者之间不断迂回徘徊。 金日成与朴正熙半岛并非没有过接近统一的机会。

1972年初,长期敌对的朝韩两国,出人意料地突然解冻了双边关系。

很难想象,就在几年前,金日成和朴正熙之间相互的暗杀风波还在半岛风起云涌,突然之间,柳暗花明。 促成这轮缓和的一个重要因素,是1971年基辛格秘密访华。

在与周恩来的谈判中,基辛格表示,如果中美关系好转,越南战争结束,“我确信……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美军将从韩国撤离”。 驻韩美军是扎在半岛统一梦上的一根钢针。

图为1953年《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签定现场,美军从此长驻韩国。

在基辛格结束访华后,周恩来火速前往平壤,据称与金日成密谈了7个小时。 外界相信,正是这次密谈推动了金日成向南方抛出橄榄枝。

他确信,中美关系缓和必定为驻韩美军撤出半岛提供绝好机会,半岛和平统一的机遇若隐若现。

在这次密谈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金日成在公开演讲中高调支持中美和解,同时提出愿与韩国所有党派直接对话,包括朴正熙所在的民主共和党。

金日成与周恩来令人意外的是,韩国方面不仅迅速回应,而且事情进展异乎寻常的顺利。

在这期间,金日成与朴正熙表现得十分默契,都强调了独立自主和统一后的光明前景。 朴正熙认为,“若将朝鲜的重工业与韩国的工业实力相结合,任何强大国家都不值得我们羡慕。

”金日成则回应说:“我们应该走向团结之路,而不是落入他们的圈套……我们不应依赖外国势力。

”1972年7月,《南北共同声明》签署,双方宣称要“超越思想、信念和制度的不同”,以和平的方法实现自主统一。 这大概是半岛最靠近统一的时候。

当时韩国《东亚日报》的报道然而好景不长。 就在这一声明签署几个月之后,朴正熙以促进统一为由,宣布韩国实施戒严,关闭社团、高校,国家议会也被解散。 至此,朝鲜方面才明白,所谓和平统一的梦想,不过是对手用以打击政治异己、夺取独裁大权的工具而已。 1973年4月20日,签署不到一年的《南北共同声明》被宣布失效,南北统一梦想化为泡影。 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是半岛统一进程里的一本老黄历了。 自金日成1960年提出“北南联邦制”之后,联邦制就成为朝鲜统一政策的基本路线,并逐渐形成系统化理论。

1980年10月10日,金日成在朝鲜劳动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正式提出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的建国方案。

这一方案系统地提出“十大施政方针”,包含了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军事、外交等各方面的总体措施。 此后,朝鲜的统一政策基本上是在这一方案的基础上进行补充和完善的。

尽管这一提议当时并未在国际上得到重视,韩国也没有予以回应,但它成为朝鲜统一理论的制高点,迄今朝鲜领导人提出的统一政策也没有超出这一范畴。 金日成去世之后,金正日指示,指为了祖国统一顺利实现,最合理的方案就是以联邦制为基础,建立统一的民族国家。 2016年,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上提出的统一方针,也基本是这一框架的延续。

他定下了三个基调:在时间上,“需要在我们这一代完成国家统一”;在方式上,“我们坚持以联邦制的方式统一”;在手段上,“实现国家统一的手段可以是和平的,也可以是非和平的”。 反观韩国,在统一问题上不仅显得被动接受,而且由于政府更迭频繁,党派斗争激烈,韩国始终没有连贯、系统的统一方案。 二战后,由于李承晚和朴正熙政府都奉行“先灭共、后统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韩国第六任总统卢泰愚才第一次在宪法中承认分裂的现实,并原则性规定了必须实现和平统一。 与朝鲜方面的“联邦制共和国”相对应,卢泰愚在1989年以总统特别宣言的形式提出“民族共同体”统一方案。 但这一构想随着三次朝核危机而时断时续,基本上,是朝核危机的走向左右了韩国政府对于统一的态度。

谁统一谁尽管从长远来看,人们普遍预期半岛走向统一是大势所趋,但阻碍统一的最大症结在于,谁统一谁。

从朝鲜方面所提出的构想来看,朝鲜主张在联邦制度下,保留两个相对平等、独立的政体,双方更多实现的是一种象征意义的松散统一,比如使用相同的国名、国旗、国歌等。

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设计国旗虽然如此,但在提出建立联邦制国家之时,朝鲜正处于工业领先于亚洲的发展阶段。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朝鲜经济远远好于韩国,这让金日成坚信,朝鲜半岛统一必然是共产主义阵营的胜利。

韩国方面虽然晚在80年代末期才提出统一路径,但始终强调应由韩国政府作为主体建立一个“单一民主国家”。 而随着朝核危机的起起伏伏,“统一”更多地从民族梦想变成一种维护政治利益的谈判手段。

随着半岛局势缓和,尤其是朝韩关系转暖,南北统一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这个过程中,朝鲜这一轮出色的外交表现,似乎成了互联网上的某种标尺,有人惊呼朝鲜出了个邓小平,有人担忧朝韩搞到一起中国被晾在一边,也有人嘲讽中国外交团队还比不上一个80后。 对此,叨姐有几句话想说。

首先,这一轮半岛局势转圜,最根本的原因并不在于朝鲜的外交手段,而在于朝鲜表现出愿意弃核的姿态,并以实际行动展现诚意。 是否弃核,才是决定半岛温度的核心。 第二,朝鲜的这一姿态,以及半岛当前的暖意,与中国多年来努力争取的外交目标,是一致的。 第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朝核问题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顽疾,寄希望于一朝解决是不现实的。 此前中国民间普遍有种过度低估金正恩的看法,而现在这一情况正在变化,出现了一些过高估计朝鲜能力的声音。 朝鲜外交依然面临很多困难,美国对朝鲜的极限施压依然没有松动的痕迹,朝美间取得互信,走向和解将是一个漫长且曲折的过程。

第四,中国支持朝鲜实现正当利益的诉求,中国和朝鲜的分歧只有核问题,双方在地缘政治上的共同利益是广泛的,用零和思维看待中朝各自的外交,认为朝鲜外交主动,中国必然被动,是一种狭隘的小家子气。

(本文特别感谢辽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吕超)来源:补壹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