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记蔡威廉女士

首页

2018-10-07

此文经一位朋友转来。

阅后,百感丛生,乃口占一首。 友人知我心,转我星斗文。

阅文神惶恐,观世色难平。

战火破家园,动荡过洞庭。

飘摇何所似?弱弱女书生。 画业与家业,流离一肩并。 破碎山河在,乱世无安宁。 惶惶皆过客,同室操戈人。

同仇应携手,相扶渡苦艰。

生计固辛辛,迫煎何紧紧?开辟新北大,堂皇蔡孑民。

贤名满天下,难庇儿女亲。 吾国荒唐事,何时不再行?记蔡威廉女士蔡威廉(1904---1939),绍兴人,蔡元培先生的女儿。 先后就读于布鲁塞尔美术学院、里昂美术专科学校,专习油画,毕业后成为国立杭州艺专西画教授。

是二十世纪中国重要的油画画家,也是中国早期美术教育家,以肖像画闻名。

1939年,因贫病逝于战乱之国家。

蔡元培与夫人及蔡威廉(左二)姐弟,1912年9月摄于德国。 民国十八年左右,朋友胡也频先生丁玲女士两人,由上海迁往杭州葛岭暂时住家。

过不久,两个人回到上海,行李中多了一张丁玲女士的半身油画像。

那画颜色用得暗暗的,好象一个中年人的手笔。

问及时,才知道是孑民先生大小姐蔡威廉女士画的。

当时只听说她为人极忠厚老实,除教书外从不露面,在客人面前也少说话。

画并无什么出奇惊人处,可是很文静,毫无浮嚣气,有功夫。

人如其画,同样给人一个有教养的好印象。 试想想,在一个国立艺术学校教西洋画十年,除了学生,此外几乎无人知道,不是忠厚老实,办得到办不到?现在说起谁人忠厚老实时,好象不知不觉就有了点“无用”意思在内。 可是对于一个艺术家,说起这点性格,却同“伟大”十分接近。

正因不少艺术家给人的印象似乎是太欠缺忠厚老实了。

凡稍稍注意过中国艺术界情形的人,一定就还记得起二十年来的各种纠纷,以及各个人其所以出名露面的,或出国对客挥毫,用走江湖方式显其所长,在国内则阿谀权贵,用拜老头子方式贡其所有。 雇打手,作伪证,搞自我宣传,用心之巧,设想之密,真是无所不至。 能言善道,谈话之多,在教育史艺术史上亦属绝后空前。 忠厚老实的艺术家,是一种如何稀有少见的人物!若有人肯埋头努力,不求自见,十年如一日,工作不懈,成就且不说,只看看那个态度,实不能不令人产生敬佩之忱。 所以当时丁玲女士就觉得她很好,很可爱,象一个理想艺术家。

吴冠中的绘画恩师蔡威廉那张画相虽出自一个忠厚老实艺术家的手笔,它的历史说起来却充满了浪漫性。 第一次我看它挂在环龙路一个俄国妇人公寓里,正是丁玲写《在黑暗中》时节。

第二次我看它挂在万宜坊某人家三楼,正是也频失踪前一日。 到后隔了数年,丁玲女士忽然在上海失踪了,某个朋友记载这件事情时,曾提及这画相,说连同许多信件书籍,已统被没收入官。 可是过半年后,她被禁在南京陵园附近狮子桥时,我去看望她,书房里却挂了那么一张大画相。

谁还给她的,向谁讨回的,无人知道。

林文铮和蔡威廉前年冬天我从北方回到湘西,住在沅陵。 那时节南北两个国立艺术专门学校刚好合并,也迁沅陵上课,初来暂时都停顿在对河小旅馆里。 我有个哥哥正住在沅陵城里“芸庐”新家,素称好事,生平只要得人信托,托他作事,总极高兴帮忙。

为代学校找木匠工人,忙来忙去,十分兴奋。

有一天,回来时却同我说:“到南门街上××店铺里,看见一群孩子,很可爱也很狼狈,不知从什么地方逃来的。

住在那么一个坏地方。

孩子们无人看管,在小天井泥水中玩。

我问他:‘小东西,你是什么地方人?’那孩子举起小手来就说,‘打你,打你。 ’好,要打我,我怕了,好厉害!”哥哥说到后来,笑了。

哥哥同我上街去,从那铺子经过时,正好遇着一群孩子同一个中年妇人出门,走过去一点,却遇见一个长头发先生,很象胡也频。

我想起在上海某地方升降机旁见过林文铮一面。 试作招呼,果然是文铮。

介绍后才知道女的就是蔡威廉。

一群孩子是两个人的儿女。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提供新闻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