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奇人:一片素心叶谦吉

首页

2018-11-10

在这个建筑风格类似北方四合院的宅子里,各式花草盆栽摆放得错落有致,色彩搭配相得益彰,已过期颐之年的叶谦吉老人就深居简出在此70余年,不曾想过搬到别处。 谈及少年往事,叶老仍然记忆犹新,“我自幼喜爱读书,立志当老师,只因家境贫穷,小学毕业后,家里就把我送到城里的药铺当学徒。

”他告诉我们,江苏无锡才是自己的出生地,祖父是晚清秀才,只不过后来家道中落,实在无法负担沉重的学杂费,幸运的是在上海海关当科长的堂兄得知他求学有恒心,便答应资助他读书,但有个要求就是必须考上苏州桃坞中学。

“我就是在这里与钱钟书相识的。 当时班上英语成绩最好的5个人可以不参加期末考试,第一是钱钟书,第二是钱钟韩(钱钟书的堂弟),第三就是我,由于我们三人都是无锡人,所以放学后经常在宿舍里一起学习。

”叶谦吉说。

叶老回忆道,有一次他到钱钟书的房间一起画解析几何课的图。

他看到钱钟书没画好,而且把圆规的油墨弄得到处都是,便说:“这种图交上去一定不及格。 我来帮你画,保证你得甲等,你帮我写中文作文。 ”钱钟书高兴地答应了,结果他们俩的画图都得甲等。

提及这段往事,叶老脸上挂着笑,他说:“没想到一辈子唯一的‘作弊’,竟和大文豪钱钟书合盟而为。 ”1933年,叶谦吉从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农业经济系毕业后,被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聘请为研究员,从这一刻起,他的一生便与南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叶老的叙述中,时光仿佛流转到了上世纪30年代,这位教育救国论的践行者正积极地投入到了教书育人的队伍中,心无旁骛。 1936年,叶谦吉荣获美国洛克菲勒学术基金会优秀青年教师奖学金,并且获得到美国旅行参观访问的机会。 同年被保送到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农业经济系导师鲍伊尔门下攻读一年,后又转到哈佛大学研究生院经济系进修。 “我在哈佛大学进修的时候,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何廉发了一份电报,希望我能回国搞科研。 ”叶谦吉说,与此同时,他还收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的聘书,邀请他去苏联做教授,但他最终还是毅然选择回国工作。

国之兴亡,匹夫有责。 在列强入侵、军阀纷乱、灾难频繁的时代里,一群热血青年积极投身到“教育救国、科学治贫”的运动中。

1938年,叶谦吉从美国坐船回国,本想回到天津南开大学,殊不知抗日战争爆发后,天津、上海等地都已沦陷,在痛心与担忧中他跟随美国的轮船辗转来到香港,最后经越南从云南边境回到祖国。